巴西谢幕之夜各方问诊东道主:遭遇天赋危机

 猫先生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7-23 05:45

  巴西利亚的那场季军争夺战实在令东道主尴尬,创世界杯纪录地丢了14个球之后,“五星巴西”就在自己的家门口凄惨地谢幕了。在里约,不死心的巴西球迷依然守候在球迷广场的大屏幕前,但最终的结果却让更多的占领球迷广场的阿根廷球迷载歌载舞。巴西各地的选举期即将到来,一名巴西球迷已经懒得再评论这样一支不入流的巴西队,他开玩笑说,“爱德华多·佩斯(现任里约热内卢市长)看来是竞选不上了,他去年曾经打包票说巴西队肯定最后会出现在马拉卡纳……”

  巴西球迷:逆来顺受的温和派

  “我认为我们不应该得到这样的结局,虽然球迷嘘我们,但必须向他们道歉。”看着巴西队队长席尔瓦面对电视镜头的总结陈词,无数的巴西球迷鼓起了掌。整场比赛,围观的巴西球迷与其说是显得乐观而坚强,还不如说他们已将结果置之度外。即便在球队落后时,他们还有兴致玩人浪。一对情侣在海滩上打出了醒目标语,男球迷写“如果巴西赢,我娶你”,女球迷写“如果巴西输,我嫁你”;还有个老头举起了一块“贝利快回来吧”的牌子,“多么可悲啊,巴西队竟然除了内马尔找不到前锋了,弗雷德、伯纳德、胡尔克太差了……”

  最开心的是阿根廷球迷,巴西队又输球了,他们竟唱起了巴西国歌,朝巴西球迷做出各种鬼脸。面对这样的挑衅,巴西球迷只能平静接受,他们已然心如死灰。《环球报》一名专栏作家昨天评论:“巴西球迷变了,中产阶级占相当一部分的巴西球迷似乎代表了主流,他们似乎更关心自己的收入与国家的福利,对于足球却变得功利,连一些来自社会底层的普通球迷都学会了克制与忍让,他们的血液再也燃烧不起来了。在巴西迎接全球化挑战的今天,巴西足球也逐渐失去了南美特有的个性。”

  舆论声音:巴西丢失了艺术足球

  “这个问题已深入到巴西足球的深层次。”摄影师佩德罗亚尔说,“球队完全没有系统,没有经验,队员东奔西跑,难道整个巴西只能选出这11名队员?”他的朋友努涅斯也赞同,“巴西足协是问题的根源。”他们甚至期待巴西队的惨败,“这样问题会暴露得更彻底,找那些权贵算账去吧!”

  很多齐聚里约采访决赛的记者也都加入了观看比赛的球迷阵营,阿根廷《号角报》记者达尼埃尔认为,这场失败给这个国家的足球带来的沉重一击不亚于马拉卡纳惨案,“不知道这样的历史耻辱会不会让巴西足球彻底觉醒?”《马卡报》记者布兰卡则说:“巴西足球正在经历一场天赋的危机,他们丢失了艺术足球的哲学,但他们又不会踢实用足球,缺少纪律性,于是就彻底迷失了。”《兰斯体育报》记者桑托斯则认为巴西足球人才严重断档:“没有球星来组织领导的巴西队是可悲的,他们缺乏过去那些年曾有过的个人能力极强的球员,如果不能引入新一代球员,巴西足球不会有未来,这绝不是危言耸听。”

  足协高层:被指责只顾自己挣钱

  巴西足球的衰退,已经引起了巴西国内的足够重视。巴西著名作家保罗·科埃略、《圣保罗州报》著名记者茹卡·科弗里昨天再次呼吁,“破旧的俱乐部应该得到修缮,球员的薪水应该得到提高,否则巴西的联赛不仅越来越低档,赶跑了球迷不说,根本支撑不起国家队了。”连总统罗塞夫都有话要说:“我们的球员不应该被出口到国外,如果我们是世界第六或第七大经济体,就应该能够让他们留在巴西。”

  然而令人担忧的是,巴西足协主席马林和他的副手德尔内罗,迄今为止仍无视批评和要求改革的呼声。据说很快将接替已81岁高龄的马林并“扶正”的德尔内罗,仍表示斯科拉里将继续担任球队主教练。“马林他们与特谢拉(前巴西足协主席,因受贿被迫辞职)是一丘之貉,组委会的权力仍操纵在琼·阿维兰热(前国际足联主席阿维兰热的女儿)手里,他们只知道自己挣钱,不断地削减各级联赛、青训基地的开支。”里约一家当地电视台的记者说:“他们都是生意人,完全不懂足球,他们看到贝利、罗纳尔多、罗马里奥、济科就像遇上仇人。”

  办赛总结:球队失败世界杯成功

  在科帕卡巴纳海滩,大学生桑塔纳尽管没能等到巴西队进球,但他还是高兴地接受了记者的采访:“我以身为巴西人感到自豪,但我很生气,因为我们本来可以创造历史,球队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是它能够做到的事情,唯一值得庆幸的是,巴西已经成功地证明,它举办过一次非常不错的世界杯。”18岁的娜塔莉亚·戈麦斯说,她希望这届世界杯能给全世界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,“那就是热情好客的巴西人民,而不只是那场1∶7的惨败。”

  巴西世界杯的观众上座率已创下近20年的新高,巨额收入中,国际足联捞走了一大截,投入了149亿美元的巴西政府据说还小有亏损。昨天做客《环球体育》的巴西社会学家昂纳尔说:“这可能会让老百姓更反感,但对一个国家来说,世界杯的意义并不仅仅是短期内产生的经济收益,更重要的是无形的社会价值,比如国家形象、旅游及投资环境的宣传等。基础设施的建设与改进所带来的社会面貌变化,更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显现。”

  特派记者黄一可发自巴西里约热内卢